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资质 >维修香港:巴爸的故事——访问巴裔港人:德承 >

维修香港:巴爸的故事——访问巴裔港人:德承

来源
2019-12-27 阅读:844
维修香港:巴爸的故事——访问巴裔港人:德承

又走进重建区里的唐楼,户口淍零,拿着探访记录,从天台户开始,再往下重访某些还未搬迁的住户。我们到了德承的门外敲敲铁闸,他打开木门后,马上认得出义工就自然地开门让我们入内,客气地放置几张椅子,大家坐下交谈。是次探访的用意,在于关心一下他有否与市建局见面相讨搬迁的赔偿及安排,有没有问题需要义工一起参详或陪同等,德承说 他与市建局就刚好约了明天见面,暂时自己可以去处理,我们就着他如有疑难就可找小队倾倾。 

德承是一位巴基斯坦人,来港已经长达25年,是位巴基斯坦裔的香港人,我们以纯正广东话交谈。现时一人住在约400呎的唐楼单位,我们就好奇问问他家庭状况,他说,之前与几位家人一起居住,随后,话题就去到他工作上,他现在是地盘拆板工人,日薪不少于港币一千,唯发现近年工地安全及对于工友的某些保障逐渐粗疏,间接影响工人及该建筑的安全性。他说即使是基本得连饮用水的供应都不足,也难于向上司/判头反映或要求,免得留下坏印象,而且近年输入了很多内地的廉价新人,手艺不及,但$6-700的日薪可吸引了顾主考虑取代熟手技工的位置。

说毕,又重新关心一下他家庭状况,他说之前长子拿到visa于香港就读高中,太太偶尔来港住几个月。

但刚刚在2017年的 11月,太太与长子回乡準备建屋时,遭镇上的恶霸用手枪杀死了,他们近距离向长子开两枪 ,母亲扑上去保护儿子,背后同样中了两枪,4颗子弹,让他们一家天人永隔。而该土地原本是属于德承一家的祖地,却因乡黑的贪念,二人无辜死去,听到此消息令小队十分震撼。

德承说,当区警察算是很好,当时把兇徙捉拿归案,但是当地政府不会主动控告兇徙,需要市民付款几个政府机关后 才可以进入司法程序,然后请律师,一审,二审,终审,全部都是「钱」,所以因现时未有进入程序前,犯人已经被释放出来。德承续说,每个审讯阶段要花的钱就越多,他认为就算判了罪,但被告缴交更多的钱去疏通法官,还是会被释放,是不文明国度或法治倒退的通病。

面对重建搬迁,太太与长子的身后事需要钱,打官司最少需要50万港元,更加还有13岁的次子与9岁的孻子身在巴基斯坦外家託养。德承说,要不是这样,我就不用转工作做地盘那幺辛苦,赚钱储蓄。他一边说一边扫着手机内的照片给我们看,当中包括德承的太太与长子殓葬时的遗容,小队三人都难以反应,我们听得心酸得快要哭出。

整个家访内容,德承都十分冷静地说出遭遇,应该就是那种无奈到一个境地的落寞静寂……

关于此事,小队也不知道可以帮助什幺,我们正在靠仅有的社区网络,友好的巴基斯坦组织,尝试寻求建议及资源,希望多多少少能帮助这位巴裔港人。

 
原载维修香港脸书专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