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金融文化 >张震远做短命主席 >

张震远做短命主席

来源
2019-12-13 阅读:712
张震远做短命主席 俄铝近年屡见高层人事变动。图为俄铝旗下尼日利亚铝冶炼公司。(资料图片)

在国庆日,竟发生严重撞船意外,死伤众多,哀伤不已,我们是香港一家人,祈祷已逝者得安息,其家属获安慰。

以反应来说,各界出力之迅速值得一讚,由于船只下沉快兼黑夜,抢救确不易,禤中怡向拯救人员致敬。

本来见到特首在国庆日不断提及内地融合,而学生出席升旗礼,表现爱国情操时,却无故被阻,令人顿感被「大陆化」之际,特区政府明日设全港哀悼日,实属德政,恐怕又要找出多件黑衣替换。

至于电能实业(006)母公司长和系李嘉诚父子也在意外翌日即亲自走上前线,又捐钱又协助,可见大企业的应变和动员能力。

谈到大公司,有时也难以清楚内里乾坤,像远在俄罗斯的俄铝(486),其主席张震远亦于国庆日起辞去该职位,只担任非执行董事,计一计数,即由3月16日坐正至今,他只做了半年多时间的主席而已,可算是「短命高层」。

该公司话,Barry(张之英文名)与董事会并无任何意见分歧,且无其他事宜因他辞主席而须股东注意,又是例汤例水的原因。

Barry自协助梁振英登上特首宝座后,曾高调曝光,但近期面对多项社会事件如德育及国民教育科等问题,即使其他行政会议成员如陈智思和林焕光频频护航,但这位市区重建局主席露面次数相对不算多,未有落力帮手做好公关工作。

政圈已觉异样,直至他丁母忧后,已有传他将辞去俄铝主席职位,而且有「被关注」的风声,总之像娱乐新闻般炒作,且看是否煲水。

除Barry,俄铝又话,Petr Sinshinov同日辞去执行董事一职,有趣的是,他早于去年11月11日因不再是公司僱员,而由执行董事调任为非执董,然后于3月,由于他又重新加入俄铝打工,便再重回执行董事一职,岂知坐半年多又走出去,比起电视剧剧情更扑朔迷离。

再望一望,在6月中,该集团话,Alexander Livshits和Anatoly Tikhonov又分别放弃执董和非执董职务,再追溯至5月,其非执董Dmitry Troshenkov又起身,3月中董事会内的Tatiana Soina和Vekselberg又走。看完这些高层人事在短时间内频繁调动,令人像骑旋转木马般,眼花缭乱之外,管理一间如此巨大的企业时,单单是如何维持一致和连续性的企业原则,肯定已经是重大挑战。

看见俄铝董事会如此多变,更觉香港一些老牌上市公司维持稳定的董事会,更能长远发挥公司发展能力,像在镜头中李泽鉅身边、85年已做电能董事,97年至今还任董事总经理的曹棨森。/逢周三刊出